一圆求子梦:子宫移植手术难以跨越的鸿沟于日前宣告突破

2020-06-14 阅读787 点赞944

一直以来,因子宫因素所造成的绝对性不孕(Absolute uterine factor infertility,AUI),始终是人工生殖科技无法突破的领域。这类患者包含了因为疾病因素(子宫发育不全、严重子宫肌瘤、子宫肌腺症、子宫腔沾黏)造成子宫无法孕育胚胎、子宫因病曾接受放射线治疗,或是因病切除子宫的患者。其中,又以患有先天性无子宫无阴道症候群,简称MRKH(Mayer-Rokitansky-Küster-Hauser syndrome)症候群的患者为主要族群。

MRKH症候群是一种由胚胎发育过程中苗勒氏管变异所出现的先天性畸形,这种先天异常会导致子宫缺失及阴道上部发育不全,但是卵巢的功能却不受影响。据统计,发生率约为五千分之一到一万分之一,推算台湾约有2,000到3,000名患者。这代表着这些患病女性将丧失亲自孕育生命的喜悦,只能通过领养或是代理孕母才能成为一位母亲。

然而,人工生殖科技日新月异,随着首位接受子宫移植的女性于2014年九月成功剖腹生产下一名男婴后,绝对性不孕患者的求子梦露出了一线曙光。这项由瑞典萨尔格伦斯卡大学医院(Sahlgrenska University Hospital)妇产科教授麦斯.布兰斯特洛姆(Mats Brännström)领导的团队所进行的子宫移植研究,自2013年开始首例子宫移植手术后,共完成了九例子宫移植手术,迄今受试者共产下了8名婴儿。

一圆求子梦:子宫移植手术难以跨越的鸿沟于日前宣告突破 图片来源
瑞典萨尔格伦斯卡大学医院(Sahlgrenska University Hospital)妇产科教授麦斯.布兰斯特洛姆(Mats Brännström)(图片来源

虽然后续在中国、德国、巴西、塞尔维亚以及美国,陆续都有传出子宫移植手术成功的好消息,但是顺利产子的结果却始终音讯全无。如同布兰斯特洛姆教授所说的:「如果只是移植手术本身顺利完成,还不能鬆一口气;必须要等到接受移植者能顺利怀孕生产的那一刻,子宫移植手术才能算是真正的成功。」

而这项难以跨越的鸿沟,在上个月一位年轻女性于美国贝勒大学达拉斯医学中心(Baylor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at Dallas)剖腹产下一子后,正式宣告突破,也代表着子宫移植手术的新时代正式到来。因为这项难能可贵的成果证实了子宫移植手术的成功,不仅仅限于瑞典萨尔格伦斯卡大学医院,只要作足充分準备,便可能在任何地方由不同的医疗团队完成。这也代表着子宫移植手术的技术已迈向了成熟手术的领域,而不再只是遥不可及的医疗奇蹟。

目前,这项子宫移植手术的临床试验仍然在贝勒大学达拉斯医疗中心进行中,研究团队表示,临床试验中已经有8位女性接受了子宫移植手术,已经完成的受试者中还有1位目前已经怀孕,而这位振奋人心的全美首例成功案例则是临床试验中的第四位受试者。

这项难得的成就之所以能顺利达成,有两位幕后功臣不得不提。

首先,是来自于达拉斯的子宫捐赠者,36岁护理师泰勒.席勒(Taylor Siler)。身为两名男孩的母亲与一位专业医疗人员,她比一般人更能体会一位女性对生儿育女的期待。为了能让取下的子宫有更高的机会存活于受试者的体内,捐赠者必须承受比一般子宫切除手术更大的伤害,好让手术医师在子宫移除的过程中能尽可能地保留子宫的周边组织。身为专业医疗人员的她,比所有捐赠者都更了解捐赠手术所可能带来的风险,却依然义无反顾地参与临床试验。

另外,以往瑞典萨尔格伦斯卡大学医院团队的成功案例中,子宫捐赠者分别来自受试者的母亲,姊妹,婆婆,以及挚友,她们与受试者都有着密不可分的深厚情感。但是,与受试者素昧平生的泰勒.席勒为了能让另一位女性有机会亲自孕育自己的下一代,仍然点头答应捐赠子宫,这项善行义举让受试者有着更高的机会完成手术,因为目前活体子宫移植的成功率仍然大于大爱移植。

另一位手术成功的重要推手,则是美国贝勒大学医疗团队的莉莎.约翰森(Liza Johannesson)医师。来自瑞典萨尔格伦斯卡大学医院团队的她,带着原创团队参与多例子宫移植手术的经验,加入了美国贝勒大学医疗团队。不同于世界各地的其他团队只能观摩子宫移植手术后再逐步摸索,靠着莉莎.约翰森医师过去所累积的经验以及与原创团队的双向沟通,让美国贝勒大学医疗团队能避免重蹈覆辙,并且在前人的基础上开创新局。

一圆求子梦:子宫移植手术难以跨越的鸿沟于日前宣告突破 图片来源
美国贝勒大学医疗团队的莉莎.约翰森(Liza Johannesson)医师(图片来源

不过,子宫移植手术的顺利完成并不意味着可以成功自然受孕,因为受孕过程仍涉及卵巢,输卵管,以及子宫的合作无间。因此,受试者必须在移植手术前接受取卵手术,将健康的胚胎冷冻保存。待移植手术顺利完成后,恢复期观察无明显的免疫排斥反应,再接受解冻胚胎植入。另一方面,由于子宫移植会带来持续的免疫排斥。因此,子宫移植不会永久植入,待受试者完成生育计划后,还是会将植入的子宫移除。

最后,由于耗费的人力与物力十分惊人(据研究团队估计,子宫移植手术的费用大概需要50万美元),也希望在这项手术技术更加成熟后,能降低所需要的执行门槛与医疗资源,让更多有需要的患者能一圆求子梦。

如同移植外科之父汤玛斯.史塔哲(Thomas Starzl)教授所说的:「医学的历史,通常是昨日认为不可思议的,今日也很难达成的,只要坚持理想不断努力,明日往往成为常规。」

参考资料:

Exclusive: First U.S. Baby Born After a Uterus TransplantWoman With Transplanted Uterus Gives Birth, the First in the U.S.Mats Brännström, Uterus transplantation and beyond, J Mater Sci Mater Med 2017 May;28(5):70Mats Brännström, Womb transplants with live births: an update and the future, Expert Opin Biol Ther2017 Sep;17(9):1105-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