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加芭蕾舞孃背后的黑暗真相

2020-07-28 阅读560 点赞101

窦加芭蕾舞孃背后的黑暗真相

  芭蕾舞从十五世纪在义大利诞生以来没有发生太多变化,它的普遍形象很大程度受到一名法国艺术家定义:艾德加‧窦加(Germain-Edgar Degas)。窦加以芭蕾舞为题创作了近1500幅油画、单色画和素描,这些穿着芭蕾舞裙的年轻舞者是他最具代表性的艺术作品。

  虽然芭蕾舞在窦加的时代受到空前欢迎,但到了十九世纪末芭蕾舞及芭蕾舞者的热度已经大不如前。它逐渐变成歌剧中俗丽的穿插表演,对剧院观众而言则是一段注视舞者裸露双腿的休息空档,。

  从前正统的芭蕾舞不再是歌剧院的重要角色。在巴黎,它的成功几乎完全建立在一桩又一桩的情色契约上。性交易是芭蕾舞者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而这座城市的主要歌剧院——加尼叶歌剧院(Palais Garnier)在设计时也考虑到这点,因此后台特别打造了一间豪华的「休息室」。名义上是舞者表演前热身的地方,但事实是它也为男性俱乐部服务:富裕的歌剧院「会员」(abonnés)在此进行商业和社交活动,并向心仪的芭蕾舞者提出邀约。

窦加芭蕾舞孃背后的黑暗真相

  这些关係总是涉及不平衡的权力动态。芭蕾舞团的年轻舞者从小进到学院受训,这些被戏称为「小老鼠」的女孩通常来自劳工阶层或贫困家庭,为了养家糊口她们大多加入了芭蕾舞团以获得演出机会,每週必须工作六天非常辛苦。

  因此,芭蕾舞者的收入和职业生涯便受制于那些在后台徘徊、有钱有势的会员。她们被要求顺从金主的喜好,并经常被自己的母亲怂恿去诱惑他们。这种关係确实为贫困舞者提供了救命索,不单是因为这些贵族和企业家的社会地位高,歌剧院能否继续经营也依赖这些会员的资助。

  这些金主有权决定谁能获得重要角色,而谁又会被弃用。作为女孩的「赞助者」他们提供了奢华的生活方式,例如买间舒适的公寓给她们住,或是让她们去上私人课程提升在芭蕾舞团中的地位。这在当时是路人皆知的现象,就像历史学家洛林‧库恩斯(Lorraine Coons)在文章〈卖艺还是卖淫?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小老鼠们〉所写:「即使是卖艺不卖身的成功舞者,也可能被怀疑曾做过这些事。」

窦加芭蕾舞孃背后的黑暗真相

  窦加对舞者休息室里的事情相当感兴趣。事实上,他其实很少描绘舞蹈表演本身,更多着墨在后台、课堂或彩排的舞者。在〈L’etoile,1878年〉中,表演结束的舞者向观众谢幕,而她的后方则隐约潜伏着一名身穿黑色燕尾服、脸被黄花窗帘遮住的男子。这些邪恶的人物时不时地出现在〈Dancers, Pink and Green,约1890年〉等作品里。有时,窦加也会以金主的视角创作,例如〈Dancers at the Old Opera House,约1877年〉就是从舞台侧边的角度观看舞台。

窦加芭蕾舞孃背后的黑暗真相

  儘管窦加被认为与印象派有关,但他更愿意被定义为现实主义,他热爱绘製芭蕾舞孃、洗衣妇人、女帽匠和其他巴黎底层社会的景象。他并不是那幺在意芭蕾舞的艺术表现,更不用说芭蕾舞裙的皱摺如何,他努力想捕捉的是隐藏在精心编舞和舞蹈技巧背后的现实面。

  窦加对芭蕾舞者最着名的描绘之一并非以绘画形式出现,而是蜡像。窦加在40多岁时视力开始衰退,创作媒介也从绘画转向触觉式的雕塑。〈Little Dancer Aged Fourteen,1878-81年〉为真人尺寸的「小老鼠」蜡像,窦加在世时只展出过一次,因为它造成的巨大丑闻阻碍了再次展出的机会。

  这名小舞者最初的形象与今天完全不同。窦加让她穿上真正的芭蕾舞裙、紧身上衣、长筒袜和尖头鞋,并给她戴上扎着绿色蝴蝶结的辫子假髮,脖子则繫上一条丝带。玛丽‧范‧戈耶瑟姆(Marie van Goethem)是替这尊蜡像摆姿势的「小老鼠」,她可能也是为了生存而投身芭蕾舞团的性剥削对象。在蜡像完成不久后,范‧戈耶瑟姆便消失在舞台上:原因是一次排练迟到,巴黎歌剧院的芭蕾舞团解雇了她。这名少女的下场可能跟着母亲当洗衣女工,或是成为了妓女(她的姐姐也是性工作者)。

窦加芭蕾舞孃背后的黑暗真相

  法国芭蕾舞者的生活很残酷,但他们为窦加工作时也过得不轻鬆。窦加虽以不向模特儿求欢而着名,但他的冷酷表现在其他方面。为了捕捉舞者的身体和动作,窦加经常要求模特儿摆出扭曲的姿势长达好几个小时,模特儿也不得不忍受极度的不适。他曾对画家皮埃尔‧乔治(Pierre Georges Jeanniot)坦承,他想捕捉「小猴子女孩」(他这样称呼模特儿)在酒吧里「弯折关节」的模样,并说:「我或许太常把女人当动物看待。」

  乍看之下,窦加描绘一幅美丽无邪的舞蹈世界,但这些作品背后其实隐藏着可怕的黑暗真相。

(本文得以问世,有赖于MPlus×啧啧小额订阅计画的支持) 

参考报导:Artsy